美高梅登录

中国最有城市气质的书店,得有它的名字

编辑:老艺术家
来到楠枫书院,一株简单的鸡蛋花,点上一壶茶或一杯咖啡,选读一本岭南书籍,望老城区的人来人往,待上一个下午,便泡出了广州绵密的岭南风味。

2.png


都说广州是最具岭南气息的城市。

上周,老艺术家发现越秀区水荫路出版大楼旁悄然开了一家新书店——“楠枫书院”。

无论是书院门前的鸡蛋花、正中心的岭南学问展区、融合民居的落地窗、茶学问相关的文创产品,还是咖啡台,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岭南风味。

 

3.jpg

△书院里有书香,也有花香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4.jpg

△像岭南园林一般的书店空间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疫情之下,新书店上线,自然成为了老广们的心灵慰藉,附近很多市民行过路过,都被吸引进来歇一歇,摸一摸书架上的书。

这或许是将广州岭南学问与书香结合得最好的书店。作为广东省出版集团旗下的书店,楠枫书院也陈列了一整墙的照片,秀了一把肌肉,展示了岭南出版人与全国学问人的交游,还有岭南学问大家的珍本图书。

喜欢阅读的人,可以在这里看到沈从文、巴金、施蛰存、关山月等作家和艺术家的信札,还有很多珍本书,包括欧阳山的小说《三家巷》、刘逸生《唐诗小札》、戴厚英《人啊,人!》、《花城》《随笔》创刊号等,都是博物馆级的藏品。

 

5.jpg

△书院中的照片墙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6.jpg

△书店的灯光,照亮了城市人的心灵空间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一座城市的人文温度,太需要书店的温暖灯光了。正如楠枫书院的设计团队对大家说:

“作为一个城市学问场所,书店不只是书的展示空间、销售空间、储藏空间;也应该是阅读场所、社交场所、创意场所;更有必要是城市学问记忆的保藏处、经验和常识供给处、思想交互且富有学问创建的交流处。”

一家书店到底要怎么讲出一座城的岭南学问?随老艺术家一探究竟。

 

7.jpg

△走,一起逛逛楠枫书院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
8.jpg

水荫路下的岭南味

 

灰砖白墙的楠枫书院,坐落在车水马龙的水荫路旁,显得清雅安静。未见书香,便有一阵鸡蛋花的香气袭来。

 

鸡蛋花普遍长于岭南,清新淡雅,立于门前,园林中阅读的感觉便油然而生。“楠枫”谐音“南风”,加上了木字旁,便更显岭南学问的生生不息和温和厚重。

 

推门而进,便有一条中央大柱。视觉正中央,一尾金鱼摇曳缸中,从左往右,是《佛山剪纸》《寻美岭南》和《潮州木雕》。

 

9.jpg

△书院内巨大的中心柱,陈列很多粤版好书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10.jpg

△柱上有《广府风》《潮州韵》《客家颂》《广州传》《十三行》等岭南学问好书。 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柱上摆满了岭南元素摆件、书刊和杂志,涵盖了学术、文学、书画、音乐、工艺、建筑、民俗、饮食等领域。既有陈献章、湛若水的儒学文章,也有张九龄、屈大均的诗作;六祖惠能的禅宗思想被置于案上,广州十三行的光辉被誊写于书。

 

11.jpg

△一座由书搭建的光塔。/摄影师@张国华

 

最引起老艺术家注意的是叶曙明老师所著的《广州传》,以恢弘细腻的笔触写出广州这座城“从无到有”,从生活、饮食到经济、学问,使整座广州城的生命历程跃然于纸上。

抚于指尖读罢,才感慨自己终于把脚底的这座城真正从过去到如今的面貌串联起来。


12.jpg

△《广州传》,叶曙明著,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

 

书店运营团队在接受老艺术家的采访时说道:“大家把畅销书都摆在了门口,但没想到广州人购买的竟是岭南相关书籍居多,说明他们也很关注传统学问。”

随后老艺术家观察到的,果真如此。两名土生土长的越秀老阿姨,一推门便询问店员:“有无《广州话正音字典》呀?”

看来广州师奶们也经常刷抖快。她们都是附近居民,年过六七旬,在疫情之下多了大片的光阴阅读,不用含饴弄孙,便在这里寻找这座城和自己过去的轨迹。

 

13.jpg

△楠枫书院成了附近居民的好去处 / 摄影师@cherry

 

关于岭南茶学问的文创,在楠枫书院随处可见,精心烤制的陶瓷茶具、充满故事的茶饼,还有各种充满岭南风味的小摆件。

对了,楠枫书院还是“故宫文创在广东的唯一代理”,喜欢故宫文创的粉丝不妨前往这里淘宝。

 

14.jpg

15.jpg

△岭南园林风格的展区,衬得书院别有洞天。 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书院里面别有洞天。除了一楼的阅读区,二楼还有艺术长廊、会客厅、儿童区和听书区域。

 

16.jpg

△艺术长廊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17.jpg

△艺术长廊书架上陈列了精选的艺术好书。/摄影师@cherry

 

18.jpg

△听书区。/摄影师@cherry

 

楠枫书院的设计,还融合了岭南民居的特点。大大的庭院和落地窗,与越秀老城区的风格建筑融为一体,旁边便是广州动物园、大学校区和居民楼。

在人来人往中,楠枫书院辟得一处安安静静的角落;园林景观,拉近了普通读者与岭南学问的距离,当读者在阅读岭南风物书籍时,抬头便是岭南民居设计的书店角落。

 

19.jpg

△书院里提供了很多阅读空间,可以会客,可以阅读,也可以来这里安静写稿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20.jpg

△在书店里流连忘返的时光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
书店是一座城市的灵魂,而与在地学问结合地如此之好的书店,更是一座城市的学问会客厅。书香、茶香、花香环绕,城市的阅读空间因此有了更多的层次。

 

21.jpg

△一个理想的学问客厅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
22.jpg

书院岭南味,从何而来


一间好的书店,会带领你阅读一座城。

楠枫书院便是如此。

很多人谈起广州时只知食在广州,却不知广州的岭南学问何其深厚。如今,便从楠枫书院掀开的千万言中,一窥这座城的岭南气质。

 

23.jpg

△从小巷子中遥望广州塔,广州人的生活隐藏在老城区的角角落落。/unsplash

 

远古的远古,广州本是一片汪洋沼泽,后来陆地逐渐显现出来了,在风沙水文的日夜冲刷下,人们唤它——珠江三角洲。

这片土地,本就有越城岭、都庞岭、萌渚岭、骑田岭、大庾岭五岭作为天然的屏障,因处岭之南,故谓之“岭南”,在公元前214年秦代的任嚣、赵佗进入并建城以前,这里就已有了一定的古越人风俗学问。

 

24.jpg

△在楠枫书院里,读懂新老广州的文艺气质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到了赵佗当上南越王,奉行“百越和集”的政策,虚怀若谷地接纳越族学问,崇教化、美风俗,中原人与越人互相融合,便逐渐成了如今岭南人的先祖。

岭南之地何其大,目光远大的任嚣和赵佗偏选中了地处西江、北江、东江三江之汇的广州作为城址,于是,这里便成了2200余年来岭南地区的经济、政治、学问和科教中心,岭南学问也随着滚滚千年一路而下,镶嵌到如今每个广州人的日常生活里。

 

25.jpg

△有图书,有文创,有风物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他们崇尚“得闲饮茶”。老广滚烫的生活,往往从一壶普洱开始,伴随着报纸翻动的窸窸窣窣,九个声调的粤语在言谈间此起彼伏。

据《各地本土出生人士方言使用情况调查》,广州年轻人的粤语使用率达到70%,而上海只有22%的年轻人能流利使用方言。

 

26.jpg

△每一代广州人都对本土学问充满了热爱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广州的岭南气质,街头巷尾,一眼便见。

从荔湾的西关大屋、两三层的骑楼街、千年的六榕寺,到大量具有岭南木雕特色的祠堂、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的荔枝,无论从建筑到风物再到语言,广州都有区别于其他一线城市的岭南气质。

当然,这股气息不止于广州,早就沿着珠江水,朝四周蔓延开去,又衍生出佛山剪纸、潮汕木雕、舞龙舞狮等风俗民情。

直至这些被记录成书,嵌入楠枫书院中。

 

27.jpg

△楠枫书院既有传统学问气息,也有现代文艺气质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28.jpg

茶与咖啡,岭南人的三点三


岭南学问,不会被楠枫书院只作为干瘪的文字收录其中,茶学问、咖啡和书店,也是其中一种活学问。

茶元素也在楠枫书院中特别显眼。

 

29.jpg

△书院中的精致茶具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30.jpg

△喝茶是一门生活哲学,少不了三两好书相伴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茶具、茶杯、茶壶、茶饼,等店员一整套“烫-洗-冲-泡-分”流程下来,老艺术家竟有置身于唐宋时期的茶艺静心之感。

“其实喝茶和看书很配,它们都需要很安静,才能欣赏其美。”店员说道,她专注茶艺已有多年。

 

31.jpg

△临街的阅读阳台,读者可以在这里享受一份清闲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32.jpg

△从街道望进书院,花香与书香隐约飘来。 /摄影师@cherry

 

茶学问并非岭南特有,但岭南人说的“饮茶”又往往区别于其他地区。

岭南人习惯起早,便有了“饮早茶”的说法,如今广东人说的“饮茶”,早已不局限于茶,还有早点。

明清时期,广州的茶市林立,人们讲求“一盅两件”“叹早茶”,茶要喝龙井、普洱,点心得是独具岭南特色的烧卖、虾饺。

当然,在书院,老艺术家只能品茶。品的是来自云南的生普,入口甘香微涩,每一泡都有口感不同的丰富层次。

 

33.gif

△这个手势,多少广东人了然于胸

 

至于咖啡,广州人也是最先尝到的。清末闭关锁国,只留广州一个通商口岸,洋人喝不到咖啡,便在十三行开了家咖啡馆,这便是“中国第一家咖啡馆”。

嘉庆年间编纂的《广东通志》,第九十五卷《物产·谷类》记载:“有黑酒,番鬼饭后饮之,云此酒可消食也。”这里的黑酒,便是最初的咖啡。

 

34.gif

△曾被称为“黑酒”的咖啡,在楠枫书院也可以品尝。

 

楠枫书院里有手冲咖啡,满足咖啡爱好者对传统的追求。一杯咖啡要从研磨、冲泡到拉花,需极大的耐心,与纸质阅读不谋而合。

老艺术家在店内品尝的是厚乳拿铁,据说是比较热销的一款。不同于拿铁的小口品尝,厚乳拿铁需要一口闷,因为上层的厚乳比较黏稠,大口喝下去,便能品到厚乳醇滑与咖啡焦香分层的美妙。

35.jpg

△咖啡与书更配噢。/摄影师@cherry

 

书店之于城市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只是卖书?绝非那么简单。

一间好的书店,会挑起你对这座城市学问、地域特色的思考。

从装潢,到书籍,到空间,再到饮品。

来到楠枫书院,一株简单的鸡蛋花,点上一壶茶或一杯咖啡,选读一本岭南书籍,望老城区的人来人往,待上一个下午,便泡出了广州绵密的岭南风味。

 

36.jpg

△楠枫书院在水荫路等着与你相遇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参考资料:

1.《广州传》,叶曙明著

2.广州,中国的脉搏 地道风物

3.什么是广州?瞭望智库

中国最有城市气质的书店,得有它的名字
编辑:老艺术家
来到楠枫书院,一株简单的鸡蛋花,点上一壶茶或一杯咖啡,选读一本岭南书籍,望老城区的人来人往,待上一个下午,便泡出了广州绵密的岭南风味。

2.png


都说广州是最具岭南气息的城市。

上周,老艺术家发现越秀区水荫路出版大楼旁悄然开了一家新书店——“楠枫书院”。

无论是书院门前的鸡蛋花、正中心的岭南学问展区、融合民居的落地窗、茶学问相关的文创产品,还是咖啡台,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岭南风味。

 

3.jpg

△书院里有书香,也有花香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4.jpg

△像岭南园林一般的书店空间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疫情之下,新书店上线,自然成为了老广们的心灵慰藉,附近很多市民行过路过,都被吸引进来歇一歇,摸一摸书架上的书。

这或许是将广州岭南学问与书香结合得最好的书店。作为广东省出版集团旗下的书店,楠枫书院也陈列了一整墙的照片,秀了一把肌肉,展示了岭南出版人与全国学问人的交游,还有岭南学问大家的珍本图书。

喜欢阅读的人,可以在这里看到沈从文、巴金、施蛰存、关山月等作家和艺术家的信札,还有很多珍本书,包括欧阳山的小说《三家巷》、刘逸生《唐诗小札》、戴厚英《人啊,人!》、《花城》《随笔》创刊号等,都是博物馆级的藏品。

 

5.jpg

△书院中的照片墙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6.jpg

△书店的灯光,照亮了城市人的心灵空间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一座城市的人文温度,太需要书店的温暖灯光了。正如楠枫书院的设计团队对大家说:

“作为一个城市学问场所,书店不只是书的展示空间、销售空间、储藏空间;也应该是阅读场所、社交场所、创意场所;更有必要是城市学问记忆的保藏处、经验和常识供给处、思想交互且富有学问创建的交流处。”

一家书店到底要怎么讲出一座城的岭南学问?随老艺术家一探究竟。

 

7.jpg

△走,一起逛逛楠枫书院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
8.jpg

水荫路下的岭南味

 

灰砖白墙的楠枫书院,坐落在车水马龙的水荫路旁,显得清雅安静。未见书香,便有一阵鸡蛋花的香气袭来。

 

鸡蛋花普遍长于岭南,清新淡雅,立于门前,园林中阅读的感觉便油然而生。“楠枫”谐音“南风”,加上了木字旁,便更显岭南学问的生生不息和温和厚重。

 

推门而进,便有一条中央大柱。视觉正中央,一尾金鱼摇曳缸中,从左往右,是《佛山剪纸》《寻美岭南》和《潮州木雕》。

 

9.jpg

△书院内巨大的中心柱,陈列很多粤版好书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10.jpg

△柱上有《广府风》《潮州韵》《客家颂》《广州传》《十三行》等岭南学问好书。 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柱上摆满了岭南元素摆件、书刊和杂志,涵盖了学术、文学、书画、音乐、工艺、建筑、民俗、饮食等领域。既有陈献章、湛若水的儒学文章,也有张九龄、屈大均的诗作;六祖惠能的禅宗思想被置于案上,广州十三行的光辉被誊写于书。

 

11.jpg

△一座由书搭建的光塔。/摄影师@张国华

 

最引起老艺术家注意的是叶曙明老师所著的《广州传》,以恢弘细腻的笔触写出广州这座城“从无到有”,从生活、饮食到经济、学问,使整座广州城的生命历程跃然于纸上。

抚于指尖读罢,才感慨自己终于把脚底的这座城真正从过去到如今的面貌串联起来。


12.jpg

△《广州传》,叶曙明著,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

 

书店运营团队在接受老艺术家的采访时说道:“大家把畅销书都摆在了门口,但没想到广州人购买的竟是岭南相关书籍居多,说明他们也很关注传统学问。”

随后老艺术家观察到的,果真如此。两名土生土长的越秀老阿姨,一推门便询问店员:“有无《广州话正音字典》呀?”

看来广州师奶们也经常刷抖快。她们都是附近居民,年过六七旬,在疫情之下多了大片的光阴阅读,不用含饴弄孙,便在这里寻找这座城和自己过去的轨迹。

 

13.jpg

△楠枫书院成了附近居民的好去处 / 摄影师@cherry

 

关于岭南茶学问的文创,在楠枫书院随处可见,精心烤制的陶瓷茶具、充满故事的茶饼,还有各种充满岭南风味的小摆件。

对了,楠枫书院还是“故宫文创在广东的唯一代理”,喜欢故宫文创的粉丝不妨前往这里淘宝。

 

14.jpg

15.jpg

△岭南园林风格的展区,衬得书院别有洞天。 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书院里面别有洞天。除了一楼的阅读区,二楼还有艺术长廊、会客厅、儿童区和听书区域。

 

16.jpg

△艺术长廊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17.jpg

△艺术长廊书架上陈列了精选的艺术好书。/摄影师@cherry

 

18.jpg

△听书区。/摄影师@cherry

 

楠枫书院的设计,还融合了岭南民居的特点。大大的庭院和落地窗,与越秀老城区的风格建筑融为一体,旁边便是广州动物园、大学校区和居民楼。

在人来人往中,楠枫书院辟得一处安安静静的角落;园林景观,拉近了普通读者与岭南学问的距离,当读者在阅读岭南风物书籍时,抬头便是岭南民居设计的书店角落。

 

19.jpg

△书院里提供了很多阅读空间,可以会客,可以阅读,也可以来这里安静写稿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20.jpg

△在书店里流连忘返的时光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
书店是一座城市的灵魂,而与在地学问结合地如此之好的书店,更是一座城市的学问会客厅。书香、茶香、花香环绕,城市的阅读空间因此有了更多的层次。

 

21.jpg

△一个理想的学问客厅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
22.jpg

书院岭南味,从何而来


一间好的书店,会带领你阅读一座城。

楠枫书院便是如此。

很多人谈起广州时只知食在广州,却不知广州的岭南学问何其深厚。如今,便从楠枫书院掀开的千万言中,一窥这座城的岭南气质。

 

23.jpg

△从小巷子中遥望广州塔,广州人的生活隐藏在老城区的角角落落。/unsplash

 

远古的远古,广州本是一片汪洋沼泽,后来陆地逐渐显现出来了,在风沙水文的日夜冲刷下,人们唤它——珠江三角洲。

这片土地,本就有越城岭、都庞岭、萌渚岭、骑田岭、大庾岭五岭作为天然的屏障,因处岭之南,故谓之“岭南”,在公元前214年秦代的任嚣、赵佗进入并建城以前,这里就已有了一定的古越人风俗学问。

 

24.jpg

△在楠枫书院里,读懂新老广州的文艺气质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到了赵佗当上南越王,奉行“百越和集”的政策,虚怀若谷地接纳越族学问,崇教化、美风俗,中原人与越人互相融合,便逐渐成了如今岭南人的先祖。

岭南之地何其大,目光远大的任嚣和赵佗偏选中了地处西江、北江、东江三江之汇的广州作为城址,于是,这里便成了2200余年来岭南地区的经济、政治、学问和科教中心,岭南学问也随着滚滚千年一路而下,镶嵌到如今每个广州人的日常生活里。

 

25.jpg

△有图书,有文创,有风物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他们崇尚“得闲饮茶”。老广滚烫的生活,往往从一壶普洱开始,伴随着报纸翻动的窸窸窣窣,九个声调的粤语在言谈间此起彼伏。

据《各地本土出生人士方言使用情况调查》,广州年轻人的粤语使用率达到70%,而上海只有22%的年轻人能流利使用方言。

 

26.jpg

△每一代广州人都对本土学问充满了热爱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广州的岭南气质,街头巷尾,一眼便见。

从荔湾的西关大屋、两三层的骑楼街、千年的六榕寺,到大量具有岭南木雕特色的祠堂、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的荔枝,无论从建筑到风物再到语言,广州都有区别于其他一线城市的岭南气质。

当然,这股气息不止于广州,早就沿着珠江水,朝四周蔓延开去,又衍生出佛山剪纸、潮汕木雕、舞龙舞狮等风俗民情。

直至这些被记录成书,嵌入楠枫书院中。

 

27.jpg

△楠枫书院既有传统学问气息,也有现代文艺气质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28.jpg

茶与咖啡,岭南人的三点三


岭南学问,不会被楠枫书院只作为干瘪的文字收录其中,茶学问、咖啡和书店,也是其中一种活学问。

茶元素也在楠枫书院中特别显眼。

 

29.jpg

△书院中的精致茶具。/摄影师@邝阳升

 

30.jpg

△喝茶是一门生活哲学,少不了三两好书相伴。/摄影师@梁力然

 

茶具、茶杯、茶壶、茶饼,等店员一整套“烫-洗-冲-泡-分”流程下来,老艺术家竟有置身于唐宋时期的茶艺静心之感。

“其实喝茶和看书很配,它们都需要很安静,才能欣赏其美。”店员说道,她专注茶艺已有多年。

 

31.jpg

△临街的阅读阳台,读者可以在这里享受一份清闲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32.jpg

△从街道望进书院,花香与书香隐约飘来。 /摄影师@cherry

 

茶学问并非岭南特有,但岭南人说的“饮茶”又往往区别于其他地区。

岭南人习惯起早,便有了“饮早茶”的说法,如今广东人说的“饮茶”,早已不局限于茶,还有早点。

明清时期,广州的茶市林立,人们讲求“一盅两件”“叹早茶”,茶要喝龙井、普洱,点心得是独具岭南特色的烧卖、虾饺。

当然,在书院,老艺术家只能品茶。品的是来自云南的生普,入口甘香微涩,每一泡都有口感不同的丰富层次。

 

33.gif

△这个手势,多少广东人了然于胸

 

至于咖啡,广州人也是最先尝到的。清末闭关锁国,只留广州一个通商口岸,洋人喝不到咖啡,便在十三行开了家咖啡馆,这便是“中国第一家咖啡馆”。

嘉庆年间编纂的《广东通志》,第九十五卷《物产·谷类》记载:“有黑酒,番鬼饭后饮之,云此酒可消食也。”这里的黑酒,便是最初的咖啡。

 

34.gif

△曾被称为“黑酒”的咖啡,在楠枫书院也可以品尝。

 

楠枫书院里有手冲咖啡,满足咖啡爱好者对传统的追求。一杯咖啡要从研磨、冲泡到拉花,需极大的耐心,与纸质阅读不谋而合。

老艺术家在店内品尝的是厚乳拿铁,据说是比较热销的一款。不同于拿铁的小口品尝,厚乳拿铁需要一口闷,因为上层的厚乳比较黏稠,大口喝下去,便能品到厚乳醇滑与咖啡焦香分层的美妙。

35.jpg

△咖啡与书更配噢。/摄影师@cherry

 

书店之于城市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只是卖书?绝非那么简单。

一间好的书店,会挑起你对这座城市学问、地域特色的思考。

从装潢,到书籍,到空间,再到饮品。

来到楠枫书院,一株简单的鸡蛋花,点上一壶茶或一杯咖啡,选读一本岭南书籍,望老城区的人来人往,待上一个下午,便泡出了广州绵密的岭南风味。

 

36.jpg

△楠枫书院在水荫路等着与你相遇。/摄影师@禤灿雄

 

参考资料:

1.《广州传》,叶曙明著

2.广州,中国的脉搏 地道风物

3.什么是广州?瞭望智库

下一篇文章:
点击右上角
发送给好友
分享到朋友圈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