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高梅登录

大众出版
» 精品推荐
» 畅销书榜
您现在的位置:美高梅登录 » 出版物 » 大众出版 » 精品推荐 » 图书概况
“蓝色东欧”系列 错 宴
 
书  号: 978-7-5360-6310-5 作  者: (阿尔巴尼亚)伊斯梅尔?卡达莱著 余中先译
出版社: 花城出版社 版  次:
出版日: 2012-01-01 开  本:
页  数: 字  数: 千字
定  价: 25元

编辑概况

    伊斯梅尔•卡达莱(Ismail Kadaré,1936- ),阿尔巴尼亚著名作家,写小说和诗歌。他的许多作品都在讽刺和批判专制社会,其中一些出版之后曾一度遭禁。目前定居法国,用法文写作,而作品则在全世界传播。他的《亡军的将领》《破碎的四月》《梦幻宫殿》等作品已经翻译成了汉语。2005年,他从加西亚•马尔克斯、君特•格拉斯、米兰•昆德拉、纳吉布、马哈福兹、大江健三郎五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脱颖而出,获得首届布克国际文学奖,并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。

译者概况:
    余中先,《世界文学》主编,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北京大学西语系法语语言文学专业毕业,曾留学法国,在巴黎第四大学(Paris-Sorbonne)获得文学博士学位。长年从事法语文学作品的翻译、评论、研究工作,翻译先容了奈瓦尔、克洛代尔、阿波利奈尔、贝克特、西蒙、罗伯-格里耶、格拉克、萨冈、昆德拉、费尔南德斯、勒克莱齐奥、图森、埃什诺兹等人的小说、戏剧、诗歌作品四十多部。被法国政府授予文学艺术骑士勋章。


内容概况

    本书是卡达莱最近的作品,2009年在法国出版。描写二战期间发生于阿尔巴尼亚南部山城吉诺卡斯特的故事。大古拉梅托大夫是阿尔巴尼亚吉诺卡斯特市(这正是编辑卡达莱的家乡)的著名外科大夫,当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军队的战车开到吉诺卡斯特市时,占领军指挥官弗里茨•冯•施瓦伯上校让人告诉古拉梅托大夫,他要见古拉梅托大夫一面。古拉梅托大夫和弗里茨是早年在德国留学期间的同学,是“比兄弟还要亲”的朋友。得知讯息,古拉梅托大夫就邀请弗里茨来他家吃晚宴,于是,这位弗里茨上校就带着军官和士兵,带着鲜花和香槟酒来前赴宴。但是,在这晚宴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谁都不知道。晚宴之后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弗里茨释放了被逮捕的阿尔巴尼亚人质,化解了当时一触即发的杀戮危机。阿尔巴尼亚解放后,人们对当年晚宴中的谜提出了质疑,当局就下令,把古拉梅托大夫抓进了监狱,让他交代跟德国军官之间的猫腻,调查他是否有变节叛国的罪行,甚至怀疑他跟国际上著名的反共大阴谋有关。预审法官沙乔•梅兹尼为了一己的利益,也为了讨好上级,更为了一种泄私愤的嫉妒心理,拼命地变态地折磨古拉梅托大夫,最后,见自己的目的无法达到,便丧心病狂地杀害了古拉梅托大夫。


编辑推荐

    作为小说家的卡达莱的深刻之处,在于他把制度的错幽默地转化为了一个很自然的错,连牺牲者都觉得自己无法避免的错,因为,那个“错”是他自己“咎由自取”,是命运加在他的头上的。这与卡夫卡的《审判》确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也正因为如此,读者会越发地感觉那不是古拉梅托大夫的错,这种荒谬的感觉,恐怕是任何的评论分析都说不清楚的。作品的魅力就在于此,卡达莱想做到的就在于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余中先(著名翻译家,《世界文学主编》)

    伊斯梅尔•卡达莱,在我眼里,一直是个分裂的形象。仿佛有好几个卡达莱:生活在地拉那的卡达莱;歌颂恩维尔•霍查的卡达莱;写出《亡军的将领》的卡达莱;发布政治避难声明的卡达莱;定居巴黎的卡达莱;获得曼布克国际文学奖的卡达莱……他们有时相似,有时又反差极大,甚至相互矛盾,相互抵触。因此,在阿尔巴尼亚,在欧美,围绕着他,始终有种种截然相左的看法。指责和赞誉几乎同时响起。指责,是从人格方面。赞誉,则从文学视角。他的声名恰恰就在这一片争议中不断上升。以至于,提到阿尔巴尼亚,许多人往往会随口说出两个名字:恩维尔•霍查和伊斯梅尔•卡达莱。想想,这已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高兴(著名翻译家,《世界文学》副主编)


    德国有一条莱茵河很美丽,但是我更赞赏多瑙河,莱茵河的水是静静地流动,而这条多瑙河是滔滔滚滚地流动,我觉得里面焕发着喷发着巨大的生命力。
    东欧这一带的民族,这一带的学问和文学值得大家推崇,现在由高兴这样一位有远见的学者来做这项工作,大家信得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著名学者、翻译家   叶廷芳

    由于历史发展阶段不同,大家在不断进步,但大家尤其应该关注这种弱小国家,他们的生存,他们在想什么,他们在写什么;大家不要放弃对于相对的天真的喜好,对于天真的审美,对于天真的这样一种情怀的拥抱,就像大家想起大家儿童时期的那些游戏,大家能不感动么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著名学者、作家、中国外国文学学会会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所长   陈众议

    在我的阅读地形图里面,越往法国,文学形式越精致,越轻,读完以后会有一种虚无感;越往俄罗斯则越重,讲究精神和灵魂。那么在他们两者之间有个共同地带,那就是东欧或者是中欧的文学。这个地方的作家充满了童趣和童心,读他们的作品会觉得特别开心,还有一种凄凉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著名批评家、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   张柠

    文学作品必须用感情用心去翻译,我翻译卡达莱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发现他引起我过去很多回忆,感情就自然地投入进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著名翻译家、首都师范大学教授  李玉民

    我觉得西欧的思想家已经在谈论另一个欧洲,他们将之命名为“另一个欧洲”,他们一定察觉到自己思想能量上的匮乏。而东欧由于各种各样的天时地利,造成了一种紧张,而这种紧张恰恰对个人的创造力带来了极大的推动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著名诗人、翻译家  树才

    我觉得东欧的小说非常好看,有时候我甚至把它当作武侠小说来看。东欧小说里面有一种独特的精神空间。编辑在写作过程中跳开了某种现实,但他们不会抛弃这个现实,让我觉得了不起的是,他们能在某种现实中间,做出一个非常好的表达。我想向读者推荐东欧文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著名诗人、散文家、画家  车前子

美高梅登录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